黄山第一为民服务平台

不爱说话

2018年12月05日 09:15:34 | 作者:钱新胜 责编:程红妹 来源:黄山在线
|

说话谁不会?是人都会说话,现在连智能机器都会说话了。从传统意义上说,话是通过人嘴说出来的,嘴是人最基本的功能器官,除了吃饭、喝水,鼻子感冒不通时偶尔用来呼吸一下,嘴就是用来讲话的,至于长大以后谈恋爱时用一用,那是延伸义,不在本文概述范围。

虽然嘴是人体器官中的一个正常存在,但嘴有灵巧和笨拙之分,这也是人与人之间的一个明显的差别。有人巧舌如簧、有人笨嘴笨舌;有人能说会道甚而油嘴滑舌;也有人生性木讷、嘴笨舌拙。我就是那个不爱说话语言表达能力很一般的那个人。小时候长到1岁多还不会讲话,家长着急,同龄孩子动不动也欺负。很长一段时间我不与人交往,也不主动跟人家讲话,更不掺和同学、同事间的是非争辩,因为我通常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辩驳人家、用什么合适的言辞表白自己,所以我至今都不怎么喜欢说话,我要说的话基本上都在稿纸里写着,在电脑文件夹里存着,现在我写的字远比讲的话要生动、有趣得多。

那年小学5年级临近毕业,学校搞联谊活动,老师让每个学生都要出一个节目,因为我语文功底还行,作文成绩也不差,老师就安排我讲故事。选定的故事题材非常有故事性,叫《西门豹治邺》,之前老师绘声绘色、反反复复地示范讲解了好多遍,可轮到我上台讲的时候,怎么就把西门豹为邺令时巧妙地使用“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”的办法将巫婆为河伯娶妇的“妖法”给破了那么生动而有吸引力的故事讲得平淡寡味,如同清水煮白菜。最后老师无奈地给我期末评语写上“口头表达能力有待提高”,恨铁不成钢地让我小学毕了业。

读高中的时候我依然不爱说话,班上许多同学对我的存在印象很浅很淡,那时候我把说话的时间和精力留着看书写字了,梦想着考大学,结果却没考上。工作的时候我也不怎么说话,因为我初始的工作环境是陶瓷作坊,工作对象是一件件不会说话的瓷器,每天面对白的瓷胚、黑的煤炭,我无话可说。转行作媒体记者以后我还不怎么说话,因为我大部分时间是在聆听别人说话,并且要努力地把别人的话转变成一篇篇文字,再把文字转换成养家糊口的本钱。所以我的一生话都不多,前不久中学时期的同学搞聚会,聚会时大家热烈地“追忆难忘时光,分享离别经历,畅谈美好人生”。在这30多年后的同学聚会上本应该多说几句话的,可到了现场依然话不多,因为我喜欢聆听,聆听大家说,而且还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想将同学中精彩的故事写出来,分享给更多的人。

热点新闻

    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