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山第一为民服务平台

浴 盆(七)

2018年12月05日 09:19:20 | 作者:吴秋时 责编:程红妹 来源:黄山在线
|

晚饭时,小龙被放出来了。马场长乌着一张脸,问,反省了没有?小龙耷拉着眼睑答,反省了。马场长说,反省了就好,不得再有下次!这次犯错关一下午,下次再犯错,加倍处罚,关一整天!马场长哪里知道,小龙的“反省”与他所要的反省根本不是一回事!

饭后小龙把小凤诱到林场大门外,窃窃问,我中午下河爸是咋知道的?小凤觑了他一眼后,脚尖挖着路旁的泥土,头勾着,道,我不告诉你。小龙急了,腆着脸凑上去,说,我是你哥,咋能不说呢?你总不能向着外人吧?小凤抬起头来问,那吴婶算不算外人呀?小龙说当然是外人,可很快心里咯噔一下,这么说来,告密者是吴婶了?小龙说,小凤你可别骗我。小凤道,你没看到吴婶当时模样,哆哆嗦嗦像吓掉了魂一样。

得知告密者是吴婶,小龙确实犹豫了好一阵,但最后并未推翻自己下午刻骨铭心的“反省”。因为,他想起了先前发生的许多事。就算这次她的“哆哆嗦嗦”是害怕他出事,可与先前的拢到一起,那就是她纯粹多事了。

譬如说吧,他上山去掏松鼠洞,她居然日头哄哄地不去搞抚育,肩上扛把锄头手里提把柴刀,不远不近地跟着。他曾经抗议过,吴婶你跟着我干啥呀?她撒谎,说是今天到这面山来转转,恰巧给碰上了。跟着就跟着吧,可她对自己还不时干涉。有一棵柿子树,他看准了树杈里有一个洞,有松鼠进出,正准备上树,她却三步并作两步赶过来,说这树绝对不能爬。问她为什么,她说柿子树枝条脆,最容易折断。还吓唬他说,柿子树最不吉利,柿子掉下来软的摔烂,硬的开裂,没一个是不受损的。被她这么一搅和,哪还掏得了松鼠!

又譬如吧,他邀小霞夜里去山边小溪逮青蛙,小霞帮着打手电,他提个小布袋。青蛙怕光亮,手电一照到就发呆,不会逃,他只需下手捡就是了。可不知怎地让吴婶得了消息,脚不巴地赶了来。来就来嘛,乖乖跟着也没啥。可她不是这样,撅一长长的树枝挤到前面去噼噼啪啪一路扫荡,把青蛙惊得不是跳进草丛就是躲进地洞。问她为何要这样,她说是打草驱蛇。还说,夜里山溪里多青蛙,蛇也知道,常来觅食。可一个晚上,也没见她发现过一条蛇,倒是把青蛙惊跑了,也把他和小霞的兴头扫光了。

就算吴婶没安坏心,可你是林场一个搞抚育的合同工,你搞你的抚育,跟我们这些小孩搅和啥呢?不是自找没趣吗?

小龙思路的波纹一波一波漾开去,忽然觉出她这不是自找没趣,而是有意给他添堵。小龙回忆起了先前的许多往事——

热点新闻

    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