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山第一为民服务平台

买 墓(一)

2018年12月05日 09:19:53 | 作者:程云芬 责编:程红妹 来源:黄山在线
|

峰子是在上班出车的路上接到父亲的电话的。

“在跑车吗?”电话里传来老父亲嘶哑的声音,有点急促。听得出来,父亲有急事,不然以父亲凡事替别人考虑的好性格,是断然不会在跑车的白班打来电话的。峰子按住手机免提,“爸,等一下。”

峰子赶紧将出租车靠边停车,正好车上没有客人。靠边停车,熄火。跑了十多年出租车的峰子麻利地做好这些连贯动作后,赶紧对着电话问父亲:“爸,好了,有什么事情,说吧。”

“峰子啊,”父亲的声音焦虑,却欲言又止,怕是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。峰子看天色不早了,便起了收工的心意,赶紧说:“爸,我马上回家一趟吧。”

听峰子说马上回家,父亲在电话里“嗳”的一声,苍老的声音明显平静下来了。

峰子父母的家在城郊接合部,距离市区半个小时的车程。前些年,考虑到女儿要读书,峰子和妻子凤花便在市区买了一套八十多平方米的二手学区房,房子虽小,但总算是在城里有了一个窝。

女儿如今读高三,马上面临高考,各种补习班费用是笔不小的开支。峰子就像上紧发条的钟摆,每天早早出车讨生活,不敢懈怠。

凤花在市区一家超市做收银员,轮流着上早晚班,挣点工资贴补家用。一家三口各有其累,但每天晚上回家,三口之家围绕餐桌吃饭其乐融融,峰子便觉得那是辛苦一天后最好的安慰了。

虽然进城安家欠了亲戚朋友好几万元,为了女儿有一个好学校,峰子觉得值。女儿听话,父母身体除了一些高血压之类的慢性病,也无大碍。老两口七十好几的人了,还能种点蔬菜,养几只老母鸡,蔬菜鸡蛋自给自足,倒是绿色环保了。峰子还有一个妹妹莲子,嫁在村里,平常可以回家走动看看父母,老人有个头疼脑热的,莲子自然会过来帮衬体恤父母,峰子对目前的家庭情况一切挺满意的。

峰子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凤花,告诉妻子自己今晚要回父母家吃饭,有事情商量,另外让凤花带好女儿。凤花在电话里说“知道了”,听见电话里嘈杂的说话声,知道凤花正在忙碌,客人们一片说话声,峰子挂断了电话。

峰子开车赶到城郊,已是华灯初上时分。

在村口,远远就看见村头父母家的灯敞亮着。峰子熄火下车,走进家门,看见父母两人各自端坐在堂前八仙桌的两边。峰子坐了下来,父亲的头发什么时候已经全白了?日子过得忙忙碌碌,峰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父母促膝长谈了。

今晚,白炽灯的灯光照在两人脸上,父亲的神色有些凝重。简单的两菜一汤早已摆放在桌上,热气袅袅,三副碗筷摆放整齐,像随时等候冲锋号角的士兵。然而,瘦弱的母亲今晚似乎并不急于招呼儿子吃饭。

“峰子,你还记得我曾经和你提过的大伯么?”父亲手上点燃着一支迎客松香烟,父亲已经久不抽烟。

大伯?峰子有片刻的接不上话,蓦然回忆起还是小时候,听父亲说过有个比他大一岁的哥哥,不但好吃懒做,还经常偷鸡摸狗做梁上君子,什么勾当都做过。人人“敬”而远之,每每做了坏事被村镇乡亲讨伐上门,或者被扭送派出所也是家常便饭,爷爷奶奶被这个儿子气得半死,好言相劝,他就是充耳不闻,继续为非作歹,爷爷奶奶无可奈何。

许是受不了乡亲们指指点点,又或者大伯这匹野马想出去闯荡一番,某一天大伯走出家后,再也没有回来。大伯出走时,爷爷奶奶并没有多少牵挂,反倒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爷爷奶奶只生了这一对儿子,这相隔一岁的同胞兄弟自小性格迥异,乡亲们都说,真不像是一个爹妈生的。

隔了五六年,有出门做工的乡亲在相邻的XD省一个集镇上看见过他,大伯依旧晃荡,游手好闲。有一次在集市上行窃时失了手,被路人如过街老鼠一样追打,打折了腿。老乡正好看见这一幕。老乡回来后和爷爷奶奶说,“真是跌股现世!”

“狗改不了吃屎!”爷爷听后愤愤道,继而羞得满脸通红,并回家告诫父亲,就算大伯回头,也永远不要认。“就当他死了没埋罢了!”在一边“吧嗒吧嗒”抽着旱烟的奶奶又补了一句。

大伯如何落得如此地步?以至于父母都放弃了。峰子没有听父亲细说过,只是大概知道关于大伯的这些始末。

后来,爷爷奶奶相继去世,没有见过大伯回来。除了那年的老乡从外面带回来的消息,后来再也没有关于大伯的任何消息了,那个世人眼中的浪子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父亲此刻唉声叹气道:“峰子啊,大伯现在回来了。”父亲眉头皱紧。

回来了?父亲的这句话将峰子的思绪拉回到现实。峰子从未见过这个人人摇头的大伯,对于“大伯”这两个字的概念,仅仅限于父亲早些年不多的叙述里。

“今天下午市里的养老院,突然打来电话,说是你大伯找我。”父亲说,“原来两年前他就回来了,无儿无女的五保户,政府收留了他,送进了养老院。最近说是身体不好住了院,电话里让我去一趟,说有事情找我们。我不知道他找我们有何事?”

峰子说,“那我们去一趟医院,看看就是。”

和大伯迥然不同的父亲,一辈子好好先生好说话,勤勤恳恳过日子。乡亲们都说,父亲连三岁小孩都不会得罪,是个老好人。看来,父亲对大伯的回来,似乎心有余悸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改变的事物太多,峰子安慰着父亲,让父亲不要过于担心。

关于大伯的这些往事,对于峰子并没有什么印象,倒是父亲如临大敌的样子,让峰子感觉有点未免小题大做。

这个从未谋面的大伯,似乎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一般,峰子有了好奇,也想去了解一下,毕竟是血缘亲情。

养老院负责人在电话里和父亲说,大伯现在就住在市区CR医院心内科。峰子和父母决定第二天去市区的CR医院看看再说。

热点新闻

    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