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山第一为民服务平台

奶奶·童谣·伴成长

2018年12月04日 16:11:42 | 来源:黄山在线
|

“门坼光,门旯光,开推门,大天光,猪剖柴,狗烧火,猫弄饭,弄进馃;魈狲挑水满街坐,鸡公洗碗连爪爪,鸡母扫地粘沥沥。”(门坼,黟县话音chan,门旯,黟县话lan,都是门缝的意思。)从小我就听着奶奶教我的这首童谣长大的。

奶奶的身材微胖,为人和蔼,唱童谣是一级棒。刚开始听奶奶唱童谣觉得是听“外星语”一样,我也鹦鹉学舌地唱。“想学吗?”奶奶见我饶有兴趣,就问我喜不喜欢,我点点头。

就这样,我的童谣之旅就开始了。

奶奶唱的童谣可比幼儿园老师唱得地道多了!而且,在幼儿园唱童谣,还要一动不动、正襟危坐,机械地听老师教一句,我唱一句,照葫芦画瓢,我却总是歌不成调子。后来老师干脆教我们数数,从1数到100,再从100数到1,数着数着,我就在心里默默盘算着回家如何让奶奶教我唱童谣。

奶奶没有读过书,但语言天赋一点也不比别人逊色。在我眼里,奶奶是童谣曲库。吃过晚饭,微风轻抚,月上树梢,我和奶奶搬来小竹凳,坐在桂花树下,你一句,我一句。天上星星渐渐多了,萤火虫也飞来凑热闹,草丛里的蛐蛐正为我们轻柔地伴唱着,一切是如此的祥和安宁……

奶奶最喜欢教我唱那首《前世不修》了。“前世不修,生在徽州,十三十四,往外一丢,赚得钱呀肝心肉(肝心肉即心肝宝贝),赚不得钱呀,你是个活鬼活孤幽(形容像孤独的幽灵)。”我对童谣的歌词似懂非懂,奶奶就教一句解释一句,让我从中体会到了古徽州人创业之艰难,小小年纪就要背井离乡,学艺四方。

就这样,上小学时,我几乎每天都要听着奶奶的童谣才能入睡。有一次,奶奶连续几天没来唱童谣给我听了。记得那天,放学回到家,发现奶奶躺在床上不停地咳嗽,脸色苍白,原来奶奶病了。我很着急,心里像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。奶奶却说:“不要紧的。”听着奶奶沙哑的声音,我的心里越发不安。那天晚上,我一个人躺在床上,门突然“咯吱”一声开了,是奶奶。奶奶说要来给我唱童谣,我一听非常兴奋,但转念一想,还是歇几天吧——我想让奶奶早点休息。

那个夜晚,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萤火虫在窗外徘徊,蛐蛐儿在低声吟唱。“前世不修,生在徽州……”我的心底又响起了这首童谣。我翻身起床,迅速来到奶奶跟前。奶奶给我唱了那么多的童谣,这回该我给奶奶唱一回了!于是我便给奶奶唱了一首《小瘟神》。小时候,我那么淘气,扰得奶奶一日不得安宁。今天再做一回“小瘟神”“扰”奶奶一回,逗奶奶开心开心吧!

“你是一个小瘟神,天天闯祸又惹事,叫你做事没毫(没毫,意思是没有。毫,黟县话读he),叫你读书没精神,一出家门撒野牛,一进学堂病近身……”听完《小瘟神》,奶奶笑了,一把将我搂在怀里,银色月光写满祖孙俩幸福的脸上。后来的几个晚上,奶奶的房间里都会准时传出童谣的声音。

“门坼光,门旯光”“嗯?什么来着?”“哦,开推门,大天光”你一句,我一句,这场景,就如同回到了小时候……

  指导老师:吴继飞

作者:宏村学校小记者站 胡妍   责编:程红妹

热点新闻

    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