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山第一为民服务平台

太平湖水映天光

2015年12月02日 00:00:00 | 来源:黄山晨刊
|

核心提示:迎面而来的是澄澈的湖水,两岸葱茏的树林,以及秋高气爽时蔚蓝的天空。在阳光的照耀下,湖面呈现出一条条蓝色的缎带,不停闪铄,一直延伸至水天的交接处,甚是壮丽。秋水共长天一色,置身此景,好像找到了知音,找到了家。

“我在太平湖等你,和你一起遨游一波清碧,一起数一数满枝桃花,还有水中的星星……”

一个朋友在春暖花开的季节,向我发出诗一般的邀请。面对朋友的盛情邀约,几欲动身,却因种种琐事,还是错过了“桃花流水鳜鱼肥”的春天。或许是为了捡拾那份春天的遗憾吧,终于在一个深秋假日找了一个空闲,完成了诗情画意般的太平湖之游。

早就听说过太平湖波光潋滟,风景怡人,更在众多文友的笔下领略过,向往之心早已萌生,毕竟父亲的祖籍就在太平。记得以前填履历表时,在籍贯那栏内我都会端端正正地填写上“皖太平”字样。虽然没有在太平出生和长大,但每每听朋友同事说起太平的物事,或是看到描述太平湖的文章,那种温暖的感觉,就如同见了家人一般亲切。

合铜黄高速开通,让我与太平的距离短了不少。也就一个小时车程就到了甘棠,下高速后,20分钟就来到了太平湖边。我们这次是从湖上的一个码头——洞天湾景区入湖的。迎面而来的是澄澈的湖水,两岸葱茏的树林,以及秋高气爽时蔚蓝的天空。在阳光的照耀下,湖面呈现出一条条蓝色的缎带,不停闪铄,一直延伸至水天的交接处,甚是壮丽。秋水共长天一色,置身此景,好像找到了知音,找到了家。我可以感受到湖水如我般自由呼吸。

友人自驾一艘快艇,浪花飞跃处就到了我们跟前。看着他风驰电掣箭般过来,我竟有些害怕起来。友人看出了我的心思,说不用怕,我天天都开着快艇,稳着呢。我还没将担忧的心思放下,友人就发动马力,如飞般疾驶起来。与我的担心不同,上了大学的儿子和外甥两人,早已热烈交谈起了有关乘风破浪的诗句。的确如友人所说,平稳得很,我和妹妹也开始互相拍照了。见我们都开始安然享受这湖光山色时,友人突然加大了马力,还故意摇晃起了船身,我和妹妹不由大叫起来,惹得一船人忍俊不禁。

虽早就听说过太平湖的鱼特别鲜美,加上友人不时插进的一句“中午请大家吃鱼”的话,竟让我浮想联翩了。徐霞客游历黄山曾说过“登黄山天下无山”,不知是谁,竟也套了句“食太平湖鱼则天下无鱼”,想来这太平湖的鱼名头是挺大的。友人又加了一句,如果你不小心受了诱惑,吃了太平湖的鱼,那么,你这辈子就再也不想吃别的鱼了。鱼味虽不能马上及时品尝,却对一湖清碧更加期许了。

过了正午时间,友人带领我们来到“水上人家”。“水上人家”漂浮于湖上,是一家四面临水的渔家酒店。在这里,我看见了好久不见的炊烟。那一刻,有点想念小时候,外婆在锅灶前添柴加火,灶台上,有我爱喝的甜米汤。

见我们到来,店老板立马端出了一锅鱼头汤,乳白的汤汁,诱人的香味,我们一人赶紧盛了一大碗,“呼拉拉”地喝起来。老板说,这是胖头鱼,是冬季常用的待客食材。一般胖头鱼一条都有约七八斤重,鱼头拿来制汤,鱼身用来红烧或切块腌制。老板说,越是鲜嫩的东西,制作的方式越讲求简洁,保持其原本的滋味是最好的。

老板一说起太平湖的鱼来,如数家珍。春季的鳜鱼、夏季的鲤鱼、秋季的白鱼、冬季的胖头鱼。不同的鱼,不同的做法。当秋冬来临的时候,渔民的渔事也即将完毕,就可享受一段闲适的日子了。我们来的是秋天,算是提早享用冬鱼之美了。

最美的时光总是走得最急。太平湖一游,我想依旧还是太过匆忙。我只知道,在这里的分分秒秒,我是轻松的,惬意的。或许有这些就足够了。在这一湖碧波中,给思想放一天假,就能让我足足幸福好多时日。


责任编辑:陈洁

热点新闻

    查看更多